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猥亵小姨子
猥亵小姨子
周末午后。


  慧仪家。


  今天的天气异常炎热,整个人彷彿闷在炉火全开的锅子里面,额头、脖子之间渗出的汗水黏的难受,连心情都跟着烦躁起来。


  「姐姐去巷口的超市买点东西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。姐夫要不要先喝点凉的饮料?」婉婷甜甜地笑道。


  我微笑摇头。


  慧仪是我的未婚妻,婉婷则是她的妹妹。


  姐妹年龄的差距颇大,慧仪早已工作多年,妹妹还是青春灿烂、无忧无虑的大学生,俩人一同住在租赁的小公寓。


  去年底我跟慧仪正式订婚之后,婉婷就改口称呼我为「姐夫」。甜滋滋、嗲劲十足的喊声让人连骨头都为之酥麻,因此我还赏给婉婷一个不小的红包沾沾喜气,装足姐夫的派头。


  客厅的老旧冷气不停发出刺耳的杂声,若有似无的降温功能彷彿装饰一般,只是让人更加感到烦躁。解开衬衫的第一钮釦,松开领口,稍微释放喘不气来的脖子,闷在胸口的郁气顿时消散了不少。


  其实我是应该喝点冰凉的饮料来消暑。


  天气很热,婉婷更热……


  婉婷抱着双膝,脚踏在沙发上,死盯电视萤幕,不时发出银铃般笑声。


  粉红热裤节省衣料的设计遮不住太多部分,匀称的小腿、丰腴的大腿构成修优美线条,而裤管边缘更是若隐若现的粉红蕾丝,超短纯白T恤露出一截腰身,平坦的小腹毫无多余脂肪,苗条的身材却挺着异常丰满的上围,不合比例的双峰顽皮地上下晃动着。


  轻便单薄的穿着让小麦色的肌肤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之中,芬芳的香甜气息在四周瀰漫,均匀健康的颜色是阳光最佳的傑作,婉婷本身就像是一个散发性感热力的小太阳。


  「姐夫你快看!这个节目好好笑喔。」


  电视里愚蠢的谐星正在满地打滚,吸引观众的注意,比起无趣的笑点,婉婷不经意流露出的性感更引起我的注意。


  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骄人的性感,天真少女对未来姐夫总是毫不设防,任由我欣赏青春灼人的风景。站在男性的立场,我必须承认在视觉上确实是非常享受,然而我从未有过非分之想。


  与慧仪交往至今,无论身心各方面都能给予彼此极大的满足,时常滋润灌溉的欲望完全没有飢渴的理由,更别说对象是恋人的妹妹。


  非常奇怪。


  今日的我不知为何有点坐立难安。


  婉婷侧过身子,採取斜卧的姿势,一头挑染红棕色的长发散在肩上,俏挺的臀部正朝向我,短而紧的热裤浮贴其上,完整描绘出诱人的形状,印出的曲线极为清晰,尤其是正中央的,几乎满出来的魅力快要将束缚给撑破。


  喉咙有点乾涩,呼吸开始粗重,血液不但集中於视网膜,还在下体围绕作用着,不禁妄想用自己最坚硬的部分尽情磨蹭柔软饱满的谷丘,填满莫名的欲望,紧绷的西裤底端变的极为狭窄。


  「嗯……我要先走了。慧仪回来的时候,再请她打电话给我。」「姐夫别走啦,姐姐快回来了。」婉婷由沙发的另一端爬到我面前,领口角度降低,自然垂挂下来的成熟果实横入眼帘,从侧面窥视的深沟展现出立体感,更显丰硕饱满,丰臀也在伸手可及的位置招摇,由腰间渐渐滑落出一小截令人脸红心跳的股沟。根本无瑕理会婉婷对我说的话语,自然的景象说不出的壮观瑰丽,此时的心情彷彿攀在陡峭耸立的山颠,油然而生「登泰山而小天下」的感慨。


  「啊!」婉婷发出一声惊呼。


  尖锐的叫声连陶醉不已的我都吓了一大跳,不知何时,我下流的魔掌竟然放在婉婷神圣不可侵犯的俏臀上!


  不光是单纯摆在上面而已,五根指头全都陷进美肉之中,与超群的弹性奋勇搏斗着,雄性低劣的欲望不言可喻,捏与掐并用的无耻举动并不能简单的用一句误会来解释。


  处於尴尬窘困之中,然而感官直觉的反应却比大脑逻辑运作的更迅速、更强烈,我还来不及感到羞愧与悔恨,肉体碰触的销魂滋味已经扩散到全身上下。顺着完美的弧度,鼓涨的肉感弹跳跃动着,带来无比的官能刺激。


  「别…别这样……」


  婉婷不断挣扎,想要逃离无礼的侵犯,美妙的身躯反而跌在我怀里,正面零距离的接触,坚挺的双峰顶着我的胸膛,毫无空隙地互相挤压着,奇妙的柔软与弹性跟紧实的臀部是截然不同的享受,我的下半身立刻产生直接的反应,自然的突起贴着光滑的大腿内侧,邪恶地脉动着。


  婉婷用力拉开彼此上半身的距离,却让下半身的连接点由大腿滑至臀沟,重心不稳的婉婷差点要从沙发摔到地上,我万分不得已地伸手搂住她的小蛮腰。


  突然姿势演变成跨坐在我身上,任我揽着纤腰,无意的拉扯让胯间的凶器支撑在双腿之间的禁地。隔着短裤来回磨蹭,依稀可以感受出艳丽的形状,贲起的软肉嵌住,恰好包裹着硬直的肉棒,柔滑的莱卡质料不但没有造成任何不快,适当的摩擦力造成更美妙的快感。


  「喔喔…喔……」


  全身的重量支持在我身上,婉婷难以施力,稍微扭动抗拒只是让彼此贴近的部分摩擦的更激烈,反倒像是在迎合我的猥亵,远远看来,除了穿戴整齐的衣裤之外,尴尬的动作与真实交合无异。此时每个细微的动作都会忠实地作用在对方身上,明明知道不应该,在秘境的诱惑之下,我还是忍不住挺腰,以丑恶的巨物向前戳动。


  饱满的花瓣似乎因此绽放,搂住的纤躯更加娇弱无力,再度倒向我的怀抱,可爱的哼声不断响起,性感的鼻音中带有淫糜的意味。
  门铃声响起。


  慧仪提着沈重的购物袋走进家门。


  我整理着衣衫的凌乱,不知所措地望着刚刚被我猥亵的无辜少女,两张脸宛如熟透的蕃茄,除了尴尬与羞耻之外,还有肉体接触点燃的情欲热火。


  「子浩,你已经来了喔。我去隔壁买点日用品」慧仪把採买的物品整齐放在架子上,不经意问道:「发生什么事情吗?」「……没事。」婉婷低声说道。


  「你们的脸怎么那么红。」


  「天气实在太热,我们都蒸熟了,哈哈。」我观察着婉婷的表情,厚脸皮地说着冷笑话,只见她默默点头,并未开口。


  「婉婷,那我们出去了喔。」


  「姐姐、姐夫玩得开心点,不用太早回来。」


  婉婷脸上依旧带着灿烂无邪的笑容,我的脑海里却回荡着数分钟前甜美的哼声,挽着慧仪的手,怀抱着坎坷不安的心情离去



  【完】